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达州话方言

    悄悄咪咪儿地我闪了,就象我悄悄咪咪儿地梭起来; 我轻轻地甩一哈手杆,
    跟天边那坨云说拜拜。那河沟头的柳树,是下坡坡太阳中的新婆娘;
    水凼凼里头的影影儿,在我心口头打旋旋儿。稀泥巴上面的青苔,
    滑不溜揪的在水头乱板;在康河坝的波浪里头,我巴不得是那一坨乱草。
    那榆树下面的一个水凼凼,不是泉水; 是天上那彩虹在河草头遭挼得稀烂,沉淀到脚板下切老。
    找梦去,拿个咚长的竹竿,顺到那笼笼里头嘿起夺;
    装满了一船星星儿的月光,在亮晃晃的坝坝头莽起吼。但是我不能莽起吼,悄悄咪咪的是我阴到起的声音;
    夏虫也在边上腔都不开,更不开腔的是今天晚上那个康桥。
    悄悄咪咪地我闪了,就像我悄悄咪咪地梭起来; 我挥哈袖子把袖子裹得邦紧,啥子东西都不想带切走。

    河南·郑州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6.79w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发布
  • 任务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