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民间故事:丈夫夜归,欲与妻子行房,青蛇溜进房内:他不是你丈夫

      青峰山下有个青峰镇,青峰镇外有个村子叫走马岭,走马岭有个老木匠叫马老三,马老三做了三十年木匠,在当地十里八乡算是最好的木匠了。

       

      马老三三岁时爹和娘就去世了,由于姊妹多,爷爷奶奶照顾不了,马老三便跟着姥姥姥爷生活,姥姥姥爷去世后,几个舅舅也不想管他,十岁的马老三便成了孤儿,到处流浪,成了叫花子。

       

      十四岁时,当地一个老木匠看他可怜,便收他为徒。老木匠孤身一人,没有孩子,就把马老三当亲儿子看待。马老三也是知恩图报,不仅勤奋学艺,而且对师父还特别孝顺。

      民间故事:丈夫夜归,欲与妻子行房,青蛇溜进房内:他不是你丈夫

       

      那时候的木匠也会瓦工活,老木匠的瓦工活也是一流,他有一个很神秘的水平尺,据说是从一个神仙那里得来的。这个水平尺会发出一道细细的蓝光,能测量出地面或墙面是否平整,有没有建歪斜?把水平尺往地面或墙面一放,水平尺就会射出一道蓝光,哪里高哪里低,哪个墙角不垂直,都能一目了然,但这个宝贝老木匠从来没有拿出来过让马老三看过。但马老三知道,师傅没有把神秘的水平尺给他看,一定有他的道理,所以,他也一直没问。

      老木匠想不到老了老了还捡了一个儿子,对他还特别孝顺,便很是高兴。以前担心自己老了连个顶盆摔盆的人都没有,甚至死在屋里也没人知道,现在不用担心了。以前,有人骂他是绝户头,虽然他是当地的名木匠,但在人前还是抬不起头,现在他不仅有了儿子,或许还会有孙子孙女。

      于是,老木匠待马老三如亲生儿子,将自己的木匠手艺全部传给了马老三,马老三很快也成了当地的名师,唯一没有传给马老三的就是那个神秘的水平尺,马老三也只是听别人说过师傅有一个神秘的水平尺,但却从来没有见过,也没有见师傅老木匠用过。

      一转眼,马老三就十八岁了,老木匠便张罗着给他娶媳妇,他想在他有生之年看到儿子马老三娶了媳妇,生了孩子。

      马老三不仅是当地的名木匠,而且是一表人才,长得也很帅,很多姑娘甚至大户人家的公子都愿意嫁给他,但马老三都没对上眼,最后却娶了一个家境贫寒的乡下女子。

       

      女子叫冯英姑,英姑虽然出身贫寒,却生得十分俊俏,只因为衣着破旧,所以看上去很是普通。英姑不仅生得俊俏可人,而且聪明伶俐,温柔善良,还特别贤惠。

       

      以前,师徒二人干完活回来,还要砍柴挑水,洗衣做饭,因为忙,回到家也累,所以,家里就很乱,衣服也很脏,连吃饭也是凑合。

       

      自从英姑嫁给马老三,原本两个光棍的老木匠家才有了家的味道。英姑不仅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,整整洁洁,而且老木匠和马老三也有了新衣服新鞋,每天回到家都有热腾腾、香喷喷的饭菜等着他们,晚上睡觉前,英姑早已烧好热水,为老木匠和马老三泡脚洗脚。

       

      老木匠也觉得英姑是个好媳妇,因此,将他和马老三赚的钱全部交给英姑管理,而英姑除了把一家人的生活搞好,一文钱也舍不得乱花。

       

      然而,老木匠觉得英姑什么都好,唯一让老木匠着急的是,英姑和马老三成亲都半年了,英姑却没有怀孕。

       

      老木匠对马老三说,你和英姑去莲花寺烧个香许个愿,求菩萨给你们俩一个孩子吧。

       

      马老三其实也很着急,他也早想让英姑给他生个儿子,而英姑更是着急,成亲这么久了,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,女人不会生孩子是很丢人的事,于是就和马老三一起去了莲花寺,进了香许了愿,还特别捐了一两银子。

       

      然而,又过去了两个月,英姑的肚子仍然没动静,老木匠又对马老三说,去找个大夫看看,吃些药吧。

       

      于是,马老三又带着英姑四处求医吃药,结果,看了几个大夫,吃了很多药,英姑的肚子依然不见动静。

       

      马老三怕师父着急,说,师父,女人有的开怀早,有的开怀晚,再等等,一定会有孩子的。

       

      英姑对老三说,我看我是不会生孩子了,你休了我再娶一个吧。

       

      马老三说,说什么呢,你这么好的媳妇,就是一辈子不生孩子,我也不会休了你。你也别着急,大夫不是说了吗,有的人生孩子晚,村西头的富贵媳妇,不是成亲一年多才生孩子的吗?

      民间故事:丈夫夜归,欲与妻子行房,青蛇溜进房内:他不是你丈夫

      这天,有人突然急急慌慌来找老木匠,说他给别人家盖房子铺地面,都铺完了,主家却说地面不平,可我铺地面,都是打过线的,可主家不听,说只有您说平整他才相信,您去看看吧。

      来人是一个年轻的木匠,也是老木匠带过的一个徒弟。老木匠对马老三说,走吧,我们去看看。

      来到那家盖房子的地方,老木匠看了一下地面,对马老三说,你看看平不平?马老三用眼睛测了一下说,应该是平的。但那个主家却仍然不信,说明明不平,你们是他的师傅和师弟,肯定会偏向他。老木匠说,你随便去找个木匠来看看,如果有一个人说不平,我负责。但主家还是不信。老木匠便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水平尺,放在地面靠墙处,水平尺射出一束细细的蓝光,对主家说,你用尺子量一下,有没有地方不平?主家这才说,这下我信了,以前,听说您有一个会发蓝光的水平尺,还不相信,今天算是开了眼了。那个徒弟说,谢谢师傅。

      马老三也算开了眼了,心想,以后给别人铺地面用这个水平尺多好,不用拉线,还特别准确。但之后,多次给人家盖房子铺地面,不知道为什么,老木匠从来没用过这个神奇的水平尺。马老三也不敢问。

      这天,镇上有个大户人家来请老木匠给他家盖房子,英姑由于染了风寒,身体不舒服,老木匠就让马老三留下来照顾英姑,自己一个去镇上了。

      但第二天就传来噩耗,老木匠从房顶摔下来了,昏迷不醒,被主家抬到了镇上的医馆。

      马老三与英姑赶紧来到镇上医馆,却见老木匠满头是血,躺在那里。大夫说,人不行了,准备后事吧。

      这时,老木匠突然醒了,说让马老三留下,他要给马老三交代几句话。大夫和英姑都出来了。

      过了一会,屋里传来马老三的哭声,英姑推开门进来,只见马老三跪在师父床前哭泣。英姑说,人死不能复活,我们还是把他老人家拉回去安葬吧。

      听说老木匠死了,主家也赶到老木匠家,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了马老三,说是工钱和安葬费。马老三问,他师傅怎么摔下来的?主家说,上梁时他一脚踩空摔下来了。马老三问了当时帮忙的村里人,也和主家说的一样。

      安葬了老木匠,又为老木匠过完头七,马老三接了一宗大活,要去县城给一个官宦人家盖房子,这一去至少要一个月。

       

      明天就要去县城了,晚上马老三对英姑说,我这一去就是一个月,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。英姑说,你出门在外,又是给人盖房子,更是要小心,有人来村子捎个平安回来。说完,两个人又温存了一会便睡觉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第二天,马老三就动身去县城了,英姑又再三叮嘱他注意安全,并说,那个水平尺我放在家里了,任何人问你,就说我带走了。英姑说,那你去盖房子不用吗?马老三说,我不需要,那是师父留下来的宝贝,我们保存好就是。说完就走了。

       

      马老三走后,英姑天天都在担心马老三的安全,自从老木匠从房上摔下来死亡后,英姑就劝马老三不做木匠了,但马老三说,咱们家也没有地,不做木匠干什么赚钱呢?我小心的,你就放心吧。

       

      可尽管如此,英姑还是不放心,天天盼望有人带丈夫的平安信回来。

       

      这一个月在英姑这里感觉比一年还长,如果超过五天没有马老三的平安信,她就吃不下睡不着。

       

      一个月终于熬到头了,马老三也捎来信说,明天就回来了。英姑便准备了好吃的等马老三回来。

       

      第二天,马老三回来了。英姑说,是不是在那里吃不好,睡不好?才一个月,看你都瘦了很多……马老三说,都是想你想的,说着就要抱英姑。英姑说,急什么,天还没黑呢,怎么出去一个月,就学得油嘴滑舌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吃过晚饭,马老三说,那水平尺还在那里吧,拿来我看看。英姑就去把水平尺拿过来给了马老三。马老三拿起看了看,放到枕头下面,对英姑说,我们休息吧,我都想死你了。

      英姑笑着说,怎么出去没几天,就没个正经了,说着就开始准备宽衣。突然,马老三“啊”了一声,吓得衣服都没穿跑了出去……

      英姑抬起头一看,原来有一条大青蛇缠在房梁上,头垂下来,张着大口,吐着长长的信子……

      英姑也吓得不轻,将头蒙在被子里,却听见有人说,你不认识我了,我就是你当年救下的那条小青蛇

      英姑这才想起来,十几岁的时候,有一次跟着母亲去山上采蘑菇,发现一只老鹰在抓一条小青蛇,她心善,用石头赶走了老鹰,救下了小青蛇,多年不见,都长这么大了。

      那你来干什么?英姑把头伸出来问。青蛇说,这个马老三是假的,是老木匠的那个徒弟,他一直觊觎师傅那个神秘的水平尺,但他并没有见过那个水平尺,他想证实一下师傅是不是真有那个水平尺,于是便趁给一户人家盖房子时,买通主家,故意说地面不平,逼你师傅拿出那个神秘的水平尺。

      当他确认师傅的确有一个能发蓝光的水平尺后,便想害死师傅,拿到水平尺。后来又得知水平尺放在家里,便趁师傅去给人家盖房子时,偷偷在房子的木料上做了手脚,导致师傅从房顶掉下来摔死了。

      他不仅觊觎那个水平尺,也觊觎你的美貌,便又等待机会害你丈夫马老三。后来得知你丈夫马老三去县城给一户人家盖房子,便来到县城,寻找机会害他。

      他雇了一个杀手,埋伏在你丈夫马老三回家的路上,突然跳出来砍杀你丈夫,但被你丈夫马老三避开跑了,那人就在后面追,当追到黄河岸边,没有了逃路,你丈夫便跳进黄河……

      他看到你丈夫马老三被卷进漩涡,便用易容术变成你丈夫,来到你家,准备骗出水平尺,然后得到你,再把你害死……

      英姑听得心惊肉跳,说,这该怎么办?青蛇说,我已经把他吓晕过去,明天才能清醒过来,你明天一早就去报官来抓他,他的易容术到了明天午时就会失效,他也会变回原形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英姑就赶到县衙报官,县衙派人来将那个木匠抓到县衙审讯,开始死不认账,但后来易容失效,显出原形,便如实交代了害人的事实,最终被判死刑,打入死牢,待秋后问斩。

      英姑回到家,悲痛不已,丈夫死了,连尸首也没有了,她就想给丈夫修个衣冠冢,但青蛇又来了,告诉英姑,你丈夫没有死。当他跳进黄河,我便助他上岸,被岸边打鱼人救回家,马上就回来了。青蛇说完就走了。

       

      果然,不大一会儿,马老三回到家,夫妻相见,抱头痛哭。

      之后,马老三和英姑来到老木匠坟头,对老木匠说,师父,是你的徒弟害死了你,不过,他已经被判死刑,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,然后将水平尺埋进师傅老木匠坟中……

      马老三和英姑恩恩爱爱,不久,英姑怀孕,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,日子越过越好。

       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17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发布
    • 任务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